與凜共勉

陪凜一起成為優秀且溫柔的人

以前为他写的一篇东西(当时太过zqsg现在也舍不得删)

去年的这个时候    你在开演唱会

我在医院  捧着不喜欢吃的粥   望着窗外

那时候在想什么呢

也许   想的是明天一定要换种口味

隔壁病床已经换了两三个病人

有个叔叔走的时候还让我养好身体

第一次做手术  什么都没想   却完全没哭  

只是麻醉退了之后难受得不行

第二次   心里一直在想着你   疼得一直在哭

医生叔叔还说我没有之前坚强了

每天早上七八点醒    扎完针  日常检查一下

后来会出去玩   东逛西逛  

绕着医院沿着街走大大的圈

吃完饭就在南大散步   看一看我没上过的大学

耳机循环播放的也就几首歌

最后一位隔壁病床的妹妹

只有不到三个月的剩余时间

有人问我   是不是觉得很可怜

我摇摇头    毕竟生死有命  富贵在天

要走的那天   倾盆大雨    也没买到小提琴

【附:

我在深夜里向上帝祈祷时

我觉得  我爱你比爱这位多得多

你是  一样无法替代的人

评论

© 與凜共勉 | Powered by LOFTER